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供应环节 >

34亿供应链融资逾期诺亚财富“讨债”对承兴及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归档日期:07-12       文本归类:供应环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7月8日晚间,知名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开盘后股价暴跌逾20%,市值损失约30亿元。当天诺亚财富股价大跌20.43%,以35.6美元收盘。

  这次股价爆跌源于诺亚的再一次踩雷:诺亚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的34亿元创世核心企业私募基金延期,项目方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警方刑事拘留。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也被牵涉其中,被诺亚指为这34亿供应链产品的欠款方。对此,京东方面立即“打脸”诺亚,回应称承兴国际控股与京东的业务合同为伪造。双方各执一词开打口水仗。诺亚财富表示,“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7月5日,博信股份公告称,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各位看官们可能对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抓已经见怪不怪,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并不是头一次遭遇老板被刑拘,上一任老板也是这一结局。

  公开资料显示,博信股份的前身是红光实业,于1997年上市,之后多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09年东莞首富杨志茂入主该公司,占公司总股本27.39%,成为实际控制人。在杨志茂的成功运作下,博信股份股价一度翻了300%。直到2015年,杨志茂因涉嫌受贿而被刑拘,当时公司并未公告这一消息。

  2017年7月,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协议收购博信股份28.39%的股份,罗静成为实控人。

  这位罗静来头也不小。资料显示,罗静,中国香港籍,出生于1971年,拥有香港科技大学MBA学位,连续入选2017年、2018年商界木兰精英30强。她还是广东省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1996年,罗静在香港创办承兴国际集团,该集团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罗静同时担任承兴国际控股和CamsingHealthcare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罗静入主博信股份不到两年时间,也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博信股份公告中尚未披露罗静被拘留的原因。

  罗静被捕消息传出后,旗下上市公司股价应声下跌,截至7月8日收盘,承兴国际控股下跌80.39%。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这波下跌随后传导到了上市公司诺亚财富。原来,投资者们发现,诺亚财富竟持有承兴国际控股6.7亿股,7月8日晚间,美股诺亚财富瞬间闪崩,股价暴跌20%。

  更加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诺亚财富今日一纸公告,批露了这位商界木兰被刑拘的“罪名”:涉嫌欺诈。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本金总额约为34亿元人民币。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

  除了公告踩雷,歌斐资产还公告中解释了为何诺亚会出现在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名单里。公告称,这是承兴国际控股股份质押的结果。根据股权质押合同,本次质押的质权人为歌斐资产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与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因“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为契约式基金,不具有独立法律主体资格,故由基金管理人歌斐资产代为签署,质押人为承兴的控股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根据港交所规则规定,披露持有该等质权主体时,应当向上穿透到实控人,因此歌斐资产与诺亚(上海)融资租赁的上层股东及实控人诺亚控股、上海诺亚投资、汪静波予以一并披露。

  更重要的是,公告透露,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罗静是因涉嫌欺诈活动被警方刑事拘留。歌斐资产表示,目前此案件已在司法流程中,据已经得知的信息是此案件系精心策划、酝酿多年的诈骗案件,众多金融机构和个人均成为受害者。

  受上述事件影响,周一诺亚财富股价开盘后大跌,盘中一度跌幅超过22%,截至收盘,诺亚财富下跌20.43%报35.60美元,市值蒸发了30多亿人民币左右。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以发布内部信的方式,对本次事件做了进一步的说明和解释。值得注意的是,汪静波在内部沟通信中对这只基金的投向做出了更为具体的描述:我们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简称“承兴”)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也就是说,歌斐资产发行了承兴国际与京东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为资产底包的债权私募基金。

  对此,京东却给出完全不一样的说法。7月9日,京东方面回复媒体称:这个事情和京东无关。是承兴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但诺亚财富认为,“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实际上,在汪静波发布的内部信也提到,从发现风险到今天,诺亚做了6点应对措施,其中就包括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以及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

  至此,罗静被拘留的原因大致可以明确:诺亚财富以及京东都指认承兴国际在发行产品时存在“欺诈嫌疑”。不过投资标的的真假,是否存在虚构或者诈骗一时间迷雾重重。而这一切都要等到警方的调查结论。

  目前,事件尚未有任何新的消息传出。不过,回顾事件,有一些小细节值得注意。

  此前据澎湃新闻报道,有消息人士表示,罗静发行信托产品融资,资金链断裂,被上海某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罪报案,后被警方拘留。不过,这一说法尚未获警方证实。

  资料显示,罗静以广州承兴为融资主体,借助中国移动和苏宁等电商的应收账款,发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来公开募资,单笔募集资金在数千万至数亿元不等,年度收益率集中在7%-10%之间,罗静个人均在上述融资中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这些项目即将到期。

  此次诺亚供应链基金逾期事件中涉及的产品设计与上述项目如出一辙。只不过,相关产品“真假”问题引发争议。

  信息显示,涉事私募为“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而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显示,诺亚财富在2017年和2018年共发行了34期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其中,2018年初就发行了近10期创世核心企业产品,资金去向皆为承兴国际与京东的供应链融资。检索“创世核心企业集定私募基金”和“创世核心企业集淮私募投资基金”看到,该私募基金发行机构均为歌斐资产,投资门槛300万元,融资方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资金用途为购买广东承兴控股对京东世纪的应收账款。

  不过,一份诺亚相关基金的理财合同中写明,“关于相关货物的文件确认,仅由项目公司提供到货证明文件并由债务人进行书面确认,但前述文件均非面取,主要通过快递方式提供,虽然在项目交易文件中项目公司已向本基金做了所提供材料真实、有效的相关承诺,但不排除有虚假提供货承诺的可能性。”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应收账款供应链作为投资标的,这并不是一个新颖的业务,之前的传统金融机构的保理业务衍生来的。一般来讲,应收账款供应链融资风控重点考察的点在于上下游的供货协议、增值税专用发票还有到期付款通知书。除了增值税专用发票外,其他的文件,均是白底黑字加盖公章,造假很容易。

  有观点认为,应收账款的融资确实存在造假成本低的现象,风控只是通过表面或者合同来进行判断,很难获得真伪,因此事实很有可能如京东否认的那般。不过,该基金底层资产为假,也暴露出诺亚的风控及尽调可能存在问题。

  歌斐资产也表示,作为该基金的管理人,在产品到期前发现了一些风险因素,并于第一时间启动与相关方的沟通协商工作。汪静波也称,公司增加了承兴国际控股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

  港交所披露易显示,6月19日,诺亚旗下的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现在承兴国际控股大股东一栏,持股比例为62.84%。以上机构的权益披露原因为,取得了股份的保证权益。

  而据博信股份公告,罗静是于6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二者仅仅相隔一天。

  最后是投资人最关注的资金赎回问题。目前,管理人已经向投资人发布延期公告。“由于相关方涉及金融诈骗仍在刑事侦查过程中,我司预期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投资期届满时暂时无法进行分配,因此依据基金合同约定对基金份额的投资期到期日延期。我司会依法保障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合法权益。”歌斐资产方面称。汪静波也称,相关基金会根据法规整体延期半年到一年。

  如果底层资产涉嫌伪造,意味着投资者无法赎回该产品,该基金业也没法做有效的清算。那么这个损失到底谁来承担?诺亚是否会按以往的惯例给踩雷产品“刚兑”,还是选择让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是投资者自己买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cmarcuello.com/gongyinghuanjie/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