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工校 >

工读学校里的老师:管教问题学生是良心活(图)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工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郑州市第九十九中学的前身,是郑州市工读学校。因多数家长不了解工读学校存在的真正意义,工读学校一直以来因名字而备受社会质疑。去年,郑州市教育局将这所公办特殊教育初中更名为第九十九中学,以期社会对待它的眼光与普通初中相同。

  这所校园里,接收的全部是来自郑州市区初中被“推”出校门的“问题孩子”,也由此,这里的老师成了家长们关注的焦点:老师是不是很严厉?会不会打骂学生?家长和普通老师没办法管教的孩子,这里的老师就能把他们扭转过来吗?

  来工读学校上学的学生有两种:一种是普通初中的“双差生”——学习差、行为习惯差。普通初中有升学率,班上学生多,这类有打架、旷课等不良习惯的学生,往往会被学校建议送到工读学校进行行为矫正;另一种则是不愿到学校,家长又实在管不住、自愿把孩子送去进行行为矫正的学生。

  工读学校里的孩子不好管。“‘问题孩子’聚到一起,有问题是正常的,没有问题才不正常。”工读学校的老师常这样对犯了错的学生说。学生犯错是家常便饭,尤其在工读学校,学生间打架、吵架的现象更是经常发生。老师的工作之一是进行调解、教育。

  王伟(化名)是个难管的学生,常和同学打架。一次上着课,他又和同学打了起来。蔡老师批评他之后,他从学校跑了出去。“学校要求老师把跑了的学生找回来,我找过很多学生,但对王伟,我实在是灰心了。没想到,几天后我在报上看到一篇新闻,说几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实施抢劫,其中就有王伟。”

  王伟的事对蔡晓龙触动很大。“我一直在反思,如果当时我拉这学生一把,他的人生会不会有所改变?”

  从教13年来,蔡晓龙和学生间的故事说不完。许多问题孩子难以沟通,处于青春期的男生更不好管。对于这样的学生,蔡老师总结出一点:只要你真心付出了,拉他们一把,他们的人生改变了,这才是特殊教育的价值。

  工读学校的学生,自幼生活在单亲家庭中的居多。父母不管不问,学习不好,普通学校老师和同学又不喜欢,尝尽冷眼,这些孩子怎会不出问题?

  担任班主任的孟华楠老师说,作为女老师,她的策略是从学生家庭入手,先和他们的父母做朋友。班上学生多来自单亲家庭,不少孩子从小就过着和其他学生不同的生活。李浩(化名)3岁时,母亲因忍受不了丈夫的家庭暴力,将丈夫杀死。母亲入狱后,李浩跟随姨妈生活。姨妈一家对他非常娇惯,李浩到初一时,已经开始旷课、偷东西,随后,他来到工读学校。第一年,李浩因为表现较好,被评为市级文明学生,但到初二时,李浩的妈妈出狱了,李浩的生活又发生了改变。

  “李浩妈妈出狱后,天天找李浩的姨妈争孩子。两人发生争执后,对李浩的影响也很大,他开始说谎、不回家,还迷上了电子游戏。”孟华楠说,李浩从此又变成了去工读学校前的样子。为了让李浩变回来,她苦口婆心地在两个家长中做工作,最后,两人终于达成一致:齐心协力,共同把李浩培养成人。

  “再怎么捣乱、不听话,他们也还是孩子,家庭背景又复杂,走到这一步,责任不全在他们。把爱给他,他们总会长大。”孟华楠老师总结自己班上的学生时,常这么说。

  是的,把爱给他,他们总会长大。今年秋季开学后,去年毕业的学生回学校来看她。有的学生到武术学校上学了,有的考上了省级示范性高中,还有的要去当兵了。“刚毕业一年,再回来就都成大人了。这些孩子在学校时都和老师发生过冲突、受过批评,可他们走出去,还是觉得这里的老师亲。”看着长大了的学生,孟老师觉得很欣慰。“让‘问题孩子’成为一个健康、正常的人,这才是特殊教育工作的主要目标和魅力。”

  学生上课睡觉在普通中学是绝不能容忍的。但在工读学校,一些学生却被允许上课时少睡会儿。“问题孩子”在普通中学上课时会捣乱,但来到工读学校,却能够做到上课时不捣乱。然而,他们对课本上的知识不感兴趣,睡觉的也不少。

  “张昭(化名)一上课就睡觉,40分钟的课,他能睡上40分钟。我要求他上课听讲,他说老师,我真是太困了。”对这名特殊学生,张庆斌老师只得采取了特殊办法。“我和他达成一个协议,每到我上课时,允许他睡一会儿,但每节课睡觉的时间要一点点地缩短、减少。作为老师,我总想让他上课多学些知识,他也知道老师的心意,现在上课已经好多了。”

  今年张老师新接了初中一年级,班上有4名学生从普通初中转来。“刚来的时候,学生都有些抵触情绪,觉得工读学校的名字不好听,来了这里,身上就有了洗不掉的烙印。”

  “每年新来的学生都会有这样的问题,家长们也大多如此。但他们来到学校,很快就会彻底改变原先的看法。”校长夏启超说,好多家长和学生对工读学校的看法有偏颇之处,是因为他们对工读学校的性质还不了解,学校的工作是把学生身上不好的毛病改掉,让他们健康、正常地回到普通学校读书、学习。

  “学生开始不愿意来,上了一段课后,却赶也赶不走了。”书记冯俊华说,按照教育局的政策,普通学校学生转到工读学校上课,学籍、档案都不转。学生在工读学校行为习惯变好后,工读学校会为这些学生出具一些证明,这些学生原先的学校再重新接收他们,继续完成义务教育。但往往一些孩子在这里上几年课后,行为习惯早已变好了,却不肯回普通学校,他们担心再回原校,因为学习不好,还会再受到老师和同学的歧视。

  “育人工程是个良心活儿。”工读学校所有老师都知道这样一句话。对于“问题学生”来说,拉一把,他可能就回到正轨;推一把,他则就可能跌入歧途。

  “很多孩子品性都是好的,但这些孩子在普通学校因为成绩不好,就成了差生。初中生正是自尊心极强的时候,处于叛逆时期,学校的常规教育往往会适得其反。”冯书记说,“问题学生”的自尊心更强,因为有问题而被老师和同学歧视,心里一方面想扭转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另一方面又因为年龄小而无法排遣心里的阴影,行为上往往会更出轨。

  而且,大量“问题学生”之所以会出现问题,一般和家庭背景有着直接关系。他们的家庭背景基本相似,大多为单亲家庭。父亲或母亲一方带着孩子生活不易,出现问题后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分析引导。而同时,这类孩子进入初中后,由于初中有着升学率和各项考评机制对老师的制约,老师没有过多的精力去“育人”,这就使得“问题学生”被“推”出校门。

  “每个老师心里都有几个好学生,但他知道,自己心里必须装着所有学生;每个老师都会遇到令他烦恼的学生,但他知道,教育需要等待,需要爱心和耐心。常有普通中学的老师找我们取经,问怎样才能把‘问题学生’转变成一个好孩子?我们的老师和普通学校的老师不同的地方是:在他们眼里,没有好、坏学生之分,所有的学生都一样;对于每个学生,他们付出的爱心一样多。”校长夏启超说。(张可丹)

本文链接:http://cmarcuello.com/gongxiao/177.html